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世界之最 > 正文

历史上真有李师师这个人吗

  敢吊皇帝胃口,让皇帝与大臣争女人,让皇帝抛弃三宫六院偷赴青楼,如此有魅力的女子也没别人了,只有李师师。名声太大,也给自己惹来不少麻烦。金兵攻陷北宋都城汴京后,金国国君也想尝试一下这个让迷惑皇帝的女人是什么滋味,四处寻找这位奇女子,李师师的结局扑朔迷离。

  

 

  李师师品位很高

  李师师是北宋名妓,但她和其他青楼女子不同,围绕在她身边的都是风流儒雅的名士,当时大名鼎鼎的秦观、晏几道、周邦彦都是她的粉丝,喜好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的风流老头张先特意为她作词,特别是宋徽宗听说她的名气后,经不住诱惑,晚上抛弃三宫六院,偷着到青楼“微服私访”,被吊足了胃口。

  

 

  李师师很会吊人胃口

  宋徽宗赵佶听说大宋名人雅士、公子王孙都争着去会一个叫李师师的青楼女子,腻烦三宫六院生活的皇帝决定微服出宫换换口味,于是化名大商人赵乙,送上丝绸、珠宝、重金,想会李师师一面。来到李师师住的地方,老鸨先陪着吃水果闲聊,等了半天也没有看见师师的身影;随后被领到一间架上有几卷古书,窗外有风几枝青竹,很雅致的小房里,一个人坐了好久,依然没见到师师;老鸨又请他到后堂用饭,伙食相当丰盛,李师师却没有陪他吃饭;吃完饭后,老鸨让赵佶洗澡,徽宗不点不耐烦,老鸨劝他:“师师喜欢干净,你得听她的。”听到话里有话,赵佶以为马上能见到师师,很开心的去洗澡,没想到洗完澡又摆上酒席,继续喝酒,可谓是千呼万唤不出来,吊足了胃口。

  

 

  一直等到傍晚,老鸨才举着蜡烛,领赵佶进了李师师的卧房,但仍然没有看到主角踪影,很不耐烦的在房间里走了好几圈,这时才看到老鸨扶着一化着淡妆,穿着普通娟衣,刚洗过澡的女孩子。赵佶一看,师师长相并不出奇,但清清爽爽,又有一种内在的气质,如出水芙蓉一般,竟然把三宫六院全比下去了。师师拿下墙上的琴,弹起了《平沙落雁》,徽宗听到的音乐与宫中乐伎演奏的味道大不相同,师师见他听得出神,一连弹了三遍,这时听到鸡打鸣的声音,已是清晨时分,徽宗急忙离开回宫早朝。第一次见面宋徽宗只听了场个人音乐会,还只演奏了同一首音乐,但却让他难以忘怀。

  老鸨埋怨李师师,对待赵乙太冷淡了,师师却说:“他是个做生意的奴才,我为何要巴结他!”

  此后,宋徽宗经常到李师师的家中,一来二去,身份也就公开了,但毕竟李师师是青楼女子,为了掩人耳目,也为了方便,还专门修了一条通往李师师住处的“潜道”,皇帝挖地道偷情,赵佶脑洞够大。

  

 

  皇帝吃大臣的醋

  和李师师要好的还有一名臣子叫周邦彦,在朝中掌管税收。有一次正

  和师师幽会,突然徽宗驾到,堵住了门,君臣在这种地方意外会面,不仅仅是尴尬的问题,周邦彦没办法,只好钻到床下。宋徽宗在床上与师师一起剥橙子、调情全部被周邦彦偷听到。

  周邦彥也是个不靠谱的,一时有感,竟写成写一词:

  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手破新橙。锦幄初温,兽烟不断,相对坐调笙。

  低声问:向谁行宿?城上已三更。马滑霜浓,不如休去,直是少人行。 张端义《贵耳录》载:道君(宋徽宗)幸李师师家,偶周邦彦先在焉。知道君至,遂匿床下。道君自携新橙一颗,云江南初进来。遂与师师谑语。邦彦悉闻之,隐括成《少年游》。

  后来李师师觉得这首词很有韵味,就唱给徽宗听,赵佶一听傻了,怎么这词写的和自己做的事一模样,还如此生动,是谁曝光了自己的私生活?一打听,是周邦彦。徽宗又听到一些周邦彥和李师师的传闻,醋意大发,以偷漏税收为名,将周邦彦罢官免职,流放边疆。

  

 

  金人垂涎师师美色

  不久汴京被金兵攻陷,徽钦二帝被押往北方。金兵对汴梁城中大肆抢掠,很多妇女被金兵金将霸占,那么李师师命运如何?

  古书中记载很杂乱,大概有以下几种:

  一是削发为尼,独守青灯。金人进犯大宋,攻城掠地,宋徽宗软弱无能,让位给宋钦宗后,自号“道君教主”,李师师知道后,感觉大宋江山到了最危险的时刻,担心被金人凌辱,于是提前给自己找后路,也请求出家为为女道士。徽宗知道后,赐城北慈云观,师师在观中终了一生。

  

 

  二是金人逼迫,吞金自杀。完颜挞懒攻陷汴梁后,金国国君早已垂涎李师师的着色,就让挞懒找四处寻找,但却没有找到。宋朝奸臣张邦昌为讨好金兵,派人找到李师师献给挞懒,李师师痛骂骂张邦昌:“你们得到高官厚禄,朝廷哪点对不起你们,为什么事事帮敌人来危害国家?我蒙皇帝眷宠,宁愿一死,别无他图。”拔下头上的金簪刺穿喉咙自杀,却不能马上咽气,又折断金簪吞下,气绝身亡。另一种说法是李师师痛骂挞懒,不愿意屈从金国君王,被送给年老残疾的金兵为妻,悲惨地度过后半生。

  三是流落江湖,卖唱为生。还有一种说法是金兵占领汴京后,李师师的家产被全部没收,穷困潦倒,流落江浙一带,为士大夫唱歌为生。后来人老色衰,嫁给商人安度晚年。

  明代梅鼎祚《青泥莲花记》:“靖康之乱,师师南徙,有人遇之湖湘间,衰老憔悴,无复向时风态。”

  一个地位低下的青楼女子,虽然被皇帝宠爱过,但逢乱世,只是昙花一现,李师师的结局注定苍凉。

  金兵入侵时,李师师被迫嫁给一个金兵的养马老军,啥粗活都干,还被大婆打骂,凄惨劲就不用说了。至于有人说和燕青私奔,那是根本没有的事。想得美。

展开全文阅读